钻井打油,西北油田

周一有约

“以前,我们只能清晰看到井筒外3米的地方,现在我们能看到50米,最远能看到100米外,测井探测体积提高了几千到几万倍。解释缝洞油藏储层是否含油是世界级难题,这项技术可以有效进行探索。”张卫峰说。

截至2014年,李宗杰带领团队识别并描述了15条河道,其中被证实为成藏河道的有5条,新增石油地质储量568.4万吨,部署井位55口,累计产油55.4万吨,产生经济效益20.6亿元。

西北油田:声波远探测看清更远的储层

1997年,我国首个海相碳酸盐岩特大型油田——塔河油田被发现,可由于油藏位置不明确,部署井位有困难。

近日,中石化石油工程先导项目12个项目课题在北京启动,由西北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承担的“声波远探测测井在缝洞型油藏中的应用”项目顺利立项。

顺北油气田的储层平均深度为7300米,最深处有8600米,是世界上最深的油田之一。要隔着这样的距离描述油藏,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。

声波远探测是近年最新发展的测井技术,实现了测井探测技术从近井筒到远井筒的突破,探测直径达近百米,对评价缝洞型储层有效性、侧钻井设计的井旁甜点选择和深化油气藏认识有重要意义。

条件虽然艰苦,但李宗杰却干劲十足。1995年,他刚到物探队时,由于技术员回家,没人可操作低速带,物探作业无法进行。于是李宗杰熬了两个通宵,终于能熟练地操作。物探队队长看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,暗自点头。

“缝洞型储层识别和有效性评价一直以来是测井的难题,以前我们使用电成像测井技术,虽然能直观反映井壁表面的缝洞发育情况,但探测深度浅,很难对缝洞的井外进行延伸判断。”研究院测井技术研究所所长张卫峰说。

正是凭着不被困难压倒的劲头,李宗杰带着团队,攻克一道道难题,使钻井打油实现从“摸着打”到“看着打”的转变,为顺北油气田勘探开发提供了技术支撑。

塔河碳酸盐岩缝洞型油藏非均质强,缝洞结构复杂,类型多样,内幕研究程度低,制约着对缝洞型油藏深化认识。而地球物理测井是油气勘探的关键技术手段,被誉为地质学家的“眼睛”。将深埋地下的油气储层“看准”“看清”和“看全”是测井评价的核心任务。

发明“四定诀”,为地下4000米的古河道画像

穿过厚厚沙层,找回消散的地震波能量

受访者供图

在查阅大量数据后,李宗杰带队对河道砂储层定标志、定边界、定期次、定厚度,完成“四定”识别,把地下4000多米的古河道画了出来。

“团队在他的带领下,对优选有利目标进行了滚动勘探和油藏评价,形成了一套适用于河道砂的开发技术。”西北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塔河碎屑岩项目部技术总监王保才说。

当时物资紧缺,元旦那天,队里炖了羊肉,李宗杰喜滋滋地打了一小碗。刚转身,不小心一脚踩进坑里,羊肉洒了一地。正心疼时,队长说:“这大学生解决了大难题,不然我们都得喝西北风,再给他来一碗。”

“喝着热气腾腾的羊汤,我心想找油不容易,得干出点名堂来,才对得起大伙的信任。”李宗杰说。

因为他,钻井打油 从“摸着打”变“看着打”

表层的问题解决了,但在顺北储层的上面,有二叠系和上奥陶统两层火成岩,像盖子一样罩住油藏。地震波经过其他地层时,是“走”过去的,到了火成岩便是“跑”过去的。这样一来,速度变化较大,地震资料上便会出现储集体假象。“这里一口探井造价上亿元,一旦被假象迷惑,钻井工作将颗粒无收。”李宗杰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, , ,
网站地图xml地图